薪火相傳,不朽的機務精神

 

  1957年1月9日,東航發展從這個值得銘記的時刻啟航。同年,在江西省南昌縣崗上鎮的一戶農家,一個小男嬰呱呱墜地,沒有人能想到這個叫辜連水的男嬰長大后會與東航結下一世情緣。60年光陰逝水,60年歲月如歌,辜連水作為一名東航機務老員工,見證了東航發展的跌宕起伏,親歷無數讓人銘記的光輝時刻。在東航江西分公司,經他手維護的機型從運五、運七到福克100到A320飛機,每天忙碌的腳步從向塘機場簡陋的機坪邁向昌北國際機場寬敞而現代化的機庫。他的一生已然與東航同呼吸共命運,他與東航的情緣也在他的孩子身上延續。
  俗話說的好,“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辜連水與辜漢,就是一對奮戰在東航機務戰線的父子兵,他們在保障飛行安全的戰場上并肩作戰,將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的機務精神薪火相傳。

胸懷夢想 棄筆從戎

  在東航江西分公司機務戰線,辜連水的認真和嚴謹在同事中都有口皆碑,他對機務工作的熱愛和執著也讓不少年輕人嘆服。機務工作壓力大,強度大,工作環境惡劣,通宵排故是家常便飯,能在這個行業一直干到退休,而且從未出現過工作差錯,這的確不是說說那么容易的。其實這跟辜連水的人生經歷有關,讓他珍惜這份工作,熱愛這份事業。
  辜連水家里有五個兄弟姐妹,他是最小的,但由于家境貧寒,他并沒有享受到弟弟備受疼愛的特殊待遇。品學兼優的他高中畢業后留校成為了一名鄉村初中教師,但他的夢想不止于此,期待著還有一片更廣闊的天空可以飛翔。1976年10月,幾名空軍軍官來到了小鎮上招兵。辜連水沒有放過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毅然選擇棄筆從戎,坐上了開往東北的火車。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空軍老航校開始平生第一次接觸到了此后一生相連的飛機。在部隊,他臟活累活搶著干,加強文化學習,考取了大專文憑;刻苦鉆研業務,在全團的技能比武中名列前茅,被師部授予“一級技術能手”……他的前半生都留在了部隊,把最美好的青春都獻給了國家的藍天國防事業。

投身民航 再立新功

  離開部隊后,辜連水被分配到東航江西分公司的前身——民航江西省局的機務科,從事無線電技師工作。三十而立,剛退伍的他對民用運輸機并不熟悉。為此,他制定了詳細的學習計劃,虛心向師傅們請教,一個章節一個系統逐次攻關;只要飛機停場,他就帶著圖紙鉆到飛機里,對照圖紙細細琢磨,常常錯過了開飯時間;他把師傅們排除故障的經驗當成“寶貝”,一條條統計師傅們的排故記錄,歸納總結排故經驗。經過刻苦鉆研,他后來居上,成為了一名技術骨干。
  辜連水最開始工作的機坪是軍民合用向塘機場的簡陋機坪,工作環境、維護條件都很艱苦,但老辜對之前的許多排故經歷都如數家珍。1992年5月20日,南昌向塘機場,一架安-24飛機航后反映氣象雷達故障。經過通電判斷,確定為雷達收發組性能下降所致。當時條件艱苦,機坪內沒有汽車可用,運送航材只能用人力三輪車。那天又趕上大雨傾盆,辜連水蹬著三輪車往返機坪和航材庫。由于當時的航材返修質量不高,測試通不過又得再換一臺。就這樣,他抱著40多斤重的航材從一米五的工作梯上爬上爬下,連續更換了七臺雷達收發組。那時,他的雨衣外邊是雨水,雨衣里面全是汗水。故障排除時,天早已大亮,前來執行航班的機長看著滿身濕漉漉的辜連水,感慨地說:“老辜,你真辛苦了,又干了個通宵啊!”他憨笑道:“這就是我們的工作,一定要把安全的飛機交給你們,不然怎么睡得著覺。”
  除了在機務工作中兢兢業業,辜連水的正氣也深深烙印在他的言行中。他的肚子里裝著新同志最愿意聽的“想當年”的故事,他每年組織的“機務家屬迎春聯歡會”讓許多員工家屬期盼。他熱愛東航,在辛勤工作之余,將對東航的愛訴諸筆端,每年投稿數十篇,多次被業內媒體刊登。他還是分公司出名的金牌婚禮司儀,為員工和家屬當了一百多回婚禮司儀。由于表現突出,他兩次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2008年被評為“優秀黨務工作者”。2012年,55歲的老辜在東航首屆黨支部書記能力大賽中晉級復賽。

子承父業 薪火相傳

 

  

  如果說,在機務平安工作一輩子是辜連水給自己交出的一份滿意答卷,那么兒子子承父業則讓他倍感欣慰。當初兒子以優異的成績完成學業,準備擇業時,母親是有想法的,作為機務家屬,她深知這份工作的不容易,不想讓孩子像父親那么辛苦。不曾想,從小就以父親職業為豪,經常到父親工作室玩耍,對工具、圖紙、飛機充滿興趣的辜漢早就立下志愿,要做一個像父親一樣的人。于是經過重重努力和考核,在機坪上有了一對并肩作戰的父子兵。
  對兒子的選擇,辜連水雖然心里充滿了欣慰,但仍舊嚴肅地向兒子提出一條條要求:工作一定要認真仔細,不能有半點馬虎;一定要多向師傅請教,在業務上要精通;一定要嚴格遵守單位的規定,做手冊員工……辜漢認真聽著,記在心里。從小,辜漢就接受父親的軍事化管理:吃飯時從不剩一粒米飯、每天按時早睡早起、自己整理玩具和衣物、凡事提前做好計劃、不允許任何理由的遲到……。在父親的嚴苛教育和細心關懷下,辜漢的自律性、堅韌性都很強,這為他適應機務環境、在機務崗位上盡快成長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盡管做好了思想準備,但夏日機坪的酷熱、冬天機坪上刮起的如刀割般的冷風,特別是在出現故障時高度緊張的壓力讓辜漢也覺得難以適應。一段時間,辜漢在家變得沉默了。善于做思想工作的辜連水開導起了兒子,現在的機型都是高科技的現代化飛機,排故可依據的資料非常詳盡,而以前老飛機更多的是依靠經驗傳承。工作條件也較之前有翻天覆地的變化,在向塘機場時航材庫、庫房等離機坪都很遠,只能靠人走路或騎三輪車,排故時經常只能靠普通手電光,哪像現在還配備LED手電,每個橋位都有高桿燈……這些“說道”激發了辜漢的斗志,就如同父親給他取名,希望他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一般,他的“小宇宙”爆發了。
  辜漢成了師傅的小跟班:師傅干活,他在旁邊看著;師傅查資料,他在旁邊學著;反正師傅去哪,他就跟到哪!一轉眼,辜漢也到了而立之年。一份耕耘一份收獲,如同父親當年一樣,在經過了艱苦努力和付出之后,他穿著父親的白制服,在分公司組織的崗位練兵中,多次獲得好成績,并在安全運行知識競賽中取得了第一名。當年的小跟班逐漸成長為一名整機放行人員、“青年文明號”號長、優秀共產黨員。他越來越愛這份工作,在外場一待就是10年。
  從農村到城市,從空軍到民航,從鄉村教師到機務維修,辜連水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努力上進。四十年的光陰記錄了他對國家,對民航事業的擔當與奉獻,始終踐行著他對安全的莊重承諾。明年,他也60歲要退休了,該是享享清福的時候了。但他仍在兒子的耳邊喋喋不休,“兒子,飛行安全可都是天大的事啊!你工作上要一萬個小心,不能有半點大意啊!上班就要安心工作,家里的事有我在……”說完,他又轉身去教小孫女寫字去了,手把手地教,一筆一劃認認真真,就像兒子小時候一樣……。
  兒子與父親,一個在航線車間,為保障航班安全正點奉獻青春;一個在定檢車間,為飛行安全的可靠性傾注心血。父親的職業生涯即將伴隨著東航60年劃上一個圓滿句號,他對這個自己奮戰了一生的企業充滿了感恩的心和無盡的情懷。他親歷了東航一路走來的艱辛與輝煌,深深感受到東航的興衰關系到每個員工的幸福家園,同時公司的發展也需要每個東航人的堅守和奉獻。他希望兒子能夠見證東航更多的輝煌,能夠在東航的發展史上留下自己的烙印。
 

友情鏈接:

© Copyright2010 中國東方航空集團公司版權所有 | 滬ICP備10009470號